?
溫州 > 資訊 > 社會熱點 > 正文

落馬廳官為表忠心 曾向秦光榮下跪

2021-01-13 11:57?出處 綜合新京報

落馬廳官為表忠心 曾向秦光榮下跪:1月12日晚,云南省紀委監委推出肅清秦光榮流毒專題片第二集《平山頭 破圈子 鏟碼頭》,龍雪飛、許雷、張朝德、姜興林、和正興出鏡說法。為搞政治攀附,龍雪飛給秦光榮夫婦下跪;許雷則千方百計接近秦光榮的兒子秦嶺;張朝德為生病的秦光榮按摩、捏腳;姜興林專程請廚師為秦光榮精心準備菜肴,讓秦光榮記住“這是會做菜的小姜”;和正興因手握執紀審查權,到落馬才發現自己是秦光榮的一個棋子,完全被秦光榮利用。

秦光榮被稱為云南政治生態最大的“污染源”、第一“污染源”。在第一集中,他懺悔說,“我是云南歷史發展的罪人。”

專題片第二集披露了上述五人攀附秦光榮的諸多細節。

為表忠心,龍雪飛給秦光榮夫婦下跪

專題片稱,龍雪飛是秦光榮落馬后,云南查處的清流毒第一案。其人生軌跡自從與秦光榮交集后,便走上了一條政治上攀附、人格上墮落、道德上淪喪的邪路,一騎絕塵,直奔深淵。

龍雪飛曾任湖南岳陽制冷設備總廠政治處宣傳干事、岳陽電子儀器廠辦公室秘書、《農民日報》社駐湖南記者站副站長、深圳商報社記者、大理州委宣傳部副部長、云南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巡視員等職。2018年6月退休。2019年10月,龍雪飛被查。

據報道,龍雪飛和秦光榮的攀附和依附,從長沙就已經開始了。從湖南到云南,龍雪飛是秦光榮跨越千里一路尾隨來的攀附者。

秦光榮到云南任職后,龍雪飛很快便向其表示自己也想到云南工作,多次請求秦光榮將其調至云南,但都遭到拒絕。

為表忠心,他毫無節操地向秦光榮夫婦下跪。龍雪飛回憶,“我就說,你們待我恩重如山,請受我一拜。人生當中唯一一次,僅此一次而已。”

辦案人員介紹,龍雪飛當時撲通一聲跪下去,就講“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然后我無依無靠,無親無故,以后的話就靠你了。”秦光榮妻子黃玉蘭嚇了一大跳,這么多年沒見過黨內的同志、黨員領導干部在自己面前撲通一聲就跪下去。

這是龍雪飛的“軟招數”,他還手握“硬招”。

秦光榮曾在懺悔書中說道,“湖南一個記者手里掌握著我的把柄,為了不得罪他,我多次出面幫他調動提拔。”這個記者就是龍雪飛。

秦光榮在長沙任職期間,出于政治目的,讓龍雪飛寫內參稿揭發其他領導干部時,曾給過龍雪飛一份材料。后龍雪飛便以此為要挾,經常敲打秦光榮。在龍雪飛的軟硬皆施下,2003年6月他從深圳調任大理州委宣傳部任副部長。

秦光榮妻子曾問秦光榮,“這是個小人,你還用?”秦光榮則答,“小人不可不用,否則他也會跟你過不去,但不可重用。”

龍雪飛說,“因為我是奔著傳媒集團的老總的位置來的,我想做跨國傳媒集團的老總,這個夢想我一直沒打消。作為媒體人肯定立志做到傳媒集團的董事長,做到巔峰狀態,然后到東南亞開疆拓土。既然有這個志向,那么他不好,我也就不好。”

日常交往中,龍雪飛千方百計與秦光榮夫婦套近乎、拉關系。為找到共同話題,龍雪飛曾在半個月內通宵達旦、廢寢忘食地研讀歷史人物,特別是《曾國藩傳記》,通過讀書感言博秦光榮一笑。

此外,他還熱衷于走“夫人路線”,對黃玉蘭大打老鄉牌、親情牌,搞感情投資,多次利用逢年過節的機會給其送家鄉土特產、購物卡和紅包,極盡討好取悅之能事,通過黃玉蘭在秦光榮面前為自己加官進爵職吹枕邊風。

“在大理當了兩年副部長以后,我就找過秦光榮。我說在大理主要是回深圳沒有直達航班,2003年、2004年,他要到昆明來轉,很不方便,老婆過去也不方便。我的言下之意就是想到昆明來工作,他也聽出我的弦外之音出來了。”龍雪飛說。

在秦光榮幫助下,龍雪飛屢獲提拔,官至正廳級。據辦案人員介紹,龍雪飛工作了31年,然后輾轉了4個省市,歷經17個崗位,平均21個月就換1個工作崗位。

“我從一個討飯的乞丐,是黨和人民一步一步把我培養成為一個正廳級干部。我們家里至少三代人深受‘國恩’,之所以說我感覺到自己確實對不起組織,也對不起家人。我走到這一步,我真的很后悔,我眼睛已經哭腫了,我每天都要哭兩到三次。”龍雪飛懺悔說,“成也秦光榮,敗也秦光榮。”

許雷通過攀附秦光榮解決了副廳,攀附白恩培解決了正廳

許雷曾任云南建工集團總公司海南公司總經理,云南省投資控股集團副總裁,云南省城投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等職。2019年5月24日,許雷主動投案。

許雷在專題片中說,“我覺得我這個案子也是一個攀附的典型,也是攀附了兩任前省委書記。通過攀附秦光榮解決了副廳,攀附白恩培解決了正廳。”

許雷是湖南岳陽人,與秦光榮同鄉。秦光榮剛到云南時,與湖南老鄉在一起吃飯,許雷通過一個高中同學介紹,認識了時任省政法委書記秦光榮。一來二去,許雷便踏入了秦光榮的圈子,并認真地經營起這份關系。

專題片稱,從2000年開始,他連續10年春節、中秋節給秦光榮送紅包60萬元。此外,許雷還千方百計接近秦光榮的兒子秦嶺。利用自己在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職權,先后多次向秦嶺介紹項目,幫助其解決投資問題,甚至在項目銷售不佳的情況下,安排人員墊付股權轉讓金,讓秦嶺全身而退。

“我把兩個項目介紹給他,他也參與了,但是兩個項目都沒有賺錢。我內心始終覺得,反而虧了就對不起秦嶺了,所以后面就在想辦法怎么來彌補。”因為擔心秦嶺對自己有意見,影響其在秦光榮心中的形象,許雷將不法商人送給他的500萬元受賄金,分兩次轉送給了秦嶺,以示討好迎合。

據報道,攀上秦光榮后,許雷自然成了秦光榮在資源領域瓜分國有資本“唐僧肉”的代言人。通過許雷之手,秦光榮及其兒子打通了權力到資本的橋梁,謀取巨額不法利益,許雷則順勢打通了政治上升的捷徑。

此外,許雷再次利用職務便利,幫助白恩培的女婿郝剛獲得了省城投置業3億多元的建筑工程項目,以此取悅白恩培。

“當時我們反復通過的一個工程,他(郝剛)要參加投標,然后我就給他打招呼,讓他中了一個標段,就和他建立了關系。他也就幫我介紹給他老岳父,安排兩年的春節去他家里去看望白恩培。”

秦光榮主動投案后,本就害怕的許雷,深感自己難逃法網。兩周后也主動投案。

張朝德為生病的秦光榮按摩、捏腳

張朝德曾歷任昭通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云南省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秘書長,云南省委副秘書長、省委辦公廳主任,云南省委臺灣工作辦公室黨組書記、主任,云南省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等職。2020年1月,張朝德被查。

專題片指出,2000年,在一次會議上結識秦光榮后,張朝德便緊緊抱住這棵大樹,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接近秦光榮,頻繁向他表忠誠、表忠心、表決心。

專題片稱,為了經營好與秦光榮的關系,張朝德在送禮上煞費苦心,經常利用節假日到秦光榮家送蟲草,野生天麻等土特產,之所以這樣選擇,他自有一番考慮。“送錢我覺得有風險,對領導干部也有風險,對我自己有風險。他們知道蟲草的價值也不低,蟲草對他們的健康有幫助。所以我覺得,送蟲草這種方式是容易讓他們記住的。”

不論是工作上還是生活中,張朝德都努力扮演好“勤務員”的角色,甚至違反紀律規定,為秦光榮及其夫人提供一些非正常工作范圍的保障服務。張朝德說,“有一次生病,他的腿又坐的時間比較長。我也去給他按摩過一下,捏過一下腳,讓他來緩解一下。”

專題片指出,張朝德不僅對秦光榮刻意攀附,還對其夫人黃玉蘭百般討好。“我去他們家里面報一個件,看到她在拿著艾條在不停在‘灸’自己身上。我就主動問她是哪里不舒服,她講她出汗怕冷。為了跟她關系搞近一點,讓她以后多跟秦(光榮)多好話,從河南那邊找了中醫針灸方面的專家專門過來,給她治療了大概一個星期左右。”

除了攀附秦光榮,張朝德還雙管齊下,對時任副省長曹建方馬首是瞻,在飯局上唱贊歌,給其孫子壓歲錢,甚至讓自己表姐到曹建方家當保姆,還自掏腰包,每年給其表姐1萬元獎金。

“當我到了辦公廳以后,我就跟他(曹建方)匯報工作。他就說他家里面的保姆換了幾茬,找了幾個都不滿意,后來就覺得這是個難點。他這樣一說,我就主動跟他說,我就給他解決難題。”后經曹建方向秦光榮推薦,2012年12月,張朝德任云南省委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

“覺得當官,當大官,可能更好施展自己的才華,更好謀私,也更好培植自己的勢力,就花了很多的精力、物力、財力去拉關系、走后門、搞攀附、接天線,就干這些事去了。”張朝德說。

為攀附秦光榮,姜興林專程請廚師精心準備菜肴

姜興林曾歷任玉溪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土地儲備中心副主任,華寧縣長,峨山縣委書記正處級等職。2019年11月,姜興林被查。

據報道,將“找準了山頭,就能夠出頭”奉為圭臬的姜興林,在一個飯局上看到秦光榮后,便動起了進入秦光榮“圈子”的小心思。

當時擔任昆明陽宗海風景名勝區管委會副主任的姜興林,一心想謀得職位的升遷,便在政治掮客舒保明的指點下備了一桌大餐。

為了讓領導吃得高興,姜興林專程請廚師精心準備菜肴,席間更是鞍前馬后,將精明懂事演繹到極致,將恰到好處的獻媚伴著可口的飯菜送到領導的嘴邊。

幾次飯局后,秦光榮終于記住了,“這是會做菜的小姜”。因在“圈子”中察言觀色、八面玲瓏的特點,姜興林還收獲了一個“別致”的外號“小精靈”。

辦案人員介紹,姜興林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非常善于察言觀色,領導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他就能體會到領導的意圖,他就體會到領導想要什么。

“因為自己一參加工作就在企業工作,后面又到了政府工作,但是幾次都是沒有通過努力實現自己的愿望,都是別人把自己原來預想的位置所代替,所以出現了心理失衡。”姜興林說。

正常的人事變動,在他眼里卻變成了別人頂替自己的位置。所以進入“圈子”不久,姜興林便開設鉆營職位升遷的事。2012年底,他分兩次將現金200萬元人民幣交給舒保明,請他將錢送給秦光榮,為其謀求陽宗海風景名勝區管委會主任之職。

舒保明說,“那200萬塊錢交過去了,當時我去到他家,我說這個是給我們做菜那個小姜,讓我帶點東西給你,孝敬你一下,希望請你能調整一下工作崗位。”

2012年底,姜興林迅速調任了昆明市尋甸縣委常委、副縣長;2013年4月起,又先后擔任玉溪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土地儲備中心主任,華寧縣委副書記、縣長,峨山縣委書記等職。

專題片指出,7年8個崗位,而且是異地交流。從政府到企業,又從企業到政府,每個崗位任職時間平均不到一年,最短的3個月。

和正興落馬才發現自己完全被秦光榮利用

和正興曾任長期在云南省政法系統和紀檢監察工作,歷任云南省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云南省紀委案件審理室主任,云南省紀委副書記,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院長(正廳級),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等職。2019年4月被查。

專題片指出,和正興對外是紀法維護者、反腐斗士,背后卻執紀違紀,執法違法,不信馬列信鬼神,理想信念嚴重崩塌。

通過引薦,和正興攀附上了秦光榮這棵大樹。當秦光榮在家約見和正興時,他認為自己有機會到州市擔任一把手了。“(秦光榮)約好了要見我,自己心里面也覺得是不是有希望了。心里面肯定是很高興的,特別是要到家里面見,還不是在在辦公室。”

然而秦光榮看上的并不是和正興的能力,而是他手中掌握的執紀審查權。

據報道,蔣某某是秦光榮的特定關系人,在文山州都龍錫礦的改制中獲取了巨額利益,并在事發前移居國外。為了給秦光榮交上一份滿意的“敲門磚”,按照秦光榮的授意,和正興利用分管涉及都龍錫礦案件的便利,通過工作上的安排和要求,達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目的。

專題片稱,盡管和正興對秦光榮百般討好,逾越黨紀紅線完成了秦光榮交待的事項,但他卻只是秦光榮的一顆棋子。他想到州市擔任一把手的黃粱美夢終究沒有實現,一朝落馬才發現自己完全是被利用了。

“他們不是是看中了自己的能力和水平。主要我當時是省紀委,還有監察廳,特別是查辦案件這一塊特殊的職能職責,這個身份。他們想利用這樣一個身份來為各種見不得人或者是犯罪的行為得到保護,實現他們自己的目的。”和正興說。

作者:yujeu


    • 熱門內容
    • 網友熱議
    • 精彩內容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隱私政策 - 網絡營銷 - 網站地圖
    溫州視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美国一级毛片片aa变态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小雨网